《 一級玩家 》精彩有趣富含深度的次文化入門寶典!

一級玩家(Ready Player One)

導演&監製:史蒂芬·史匹柏《法櫃奇兵、E.T外星人、大白鯊、株欏紀公園》
編劇:
史蒂芬‧史匹柏
恩斯特‧克萊恩(原著作者)
查克‧潘恩《亞達利:遊戲結束》
主演:泰·謝里丹、奧利維亞·庫克、班·曼德森、馬克·勞倫斯、賽門·佩吉、T·J·米勒
發行商&製片商:華納影業等
其他譯名:(中國)頭號玩家、(香港、新加坡)挑戰者一號

 

對一個生於80年代初期出生的人來說,即便對他大多數的作品並不是特別的有感覺,但史蒂芬史匹柏的電影卻幾乎充斥了我的童年。而這次的《一級玩家》徹底的讓我心悅臣服,不光只是史匹柏本身在娛樂圈的勢力足以搞定各方版權(雖然還是有一些沒搞定),能夠把《一級玩家》拍得如此精彩豐富又深具趣味與意義,除了史蒂芬史匹柏再無他人!

 

有別以往的史匹柏式冒險童話”

「史實改編」、「冒險奇譚」一直是史匹柏最擅長也最常拍攝的兩種類型。雖說冒險奇譚類型在場面安排調度以及掌控觀眾上非常得心應手,但過於簡單甚至是單薄的劇本卻是一直以來的硬傷。而紮根在深厚的娛樂文化上的《一級玩家》原著,其龐大甚至是過於深入的文化內涵,若是完全忠實移植成電影則有可能變成大眾難以理解的「宅界寶典」。
史蒂芬史匹柏在與小說作者Ernest Cline以及參與過電玩紀錄片(Atari:Game over)及多部超級英雄電影編劇的Zak Penn,將原著重新拆解後去蕪存菁,以史匹柏式的敍事為骨幹,廣泛且跨世代的次文化為皮肉,將《一級玩家》製作成一部從普羅大眾到深度宅人都適合,簡單有趣卻又富有次文化深度的科幻冒險電影。

不過與其說是部科幻冒險電影,《一級玩家》呈現出來的更像是一片8bit的遊戲,一片講述遊戲及次文化的遊戲,一片簡單卻用心而且樂趣十足的遊戲。



[NETFLIX 雅達利:遊戲結束]

【延伸閱讀:《雅達利:遊戲結束》:是誰把史上最爛遊戲卡帶,深埋垃圾場四十年?—punchline娛樂重擊】

 

眼花卻不繚亂的視覺饗宴”

《一級玩家》一反好萊塢劇本節奏常態,開頭花了超過十分鐘來介紹電影裡的世界觀,而介紹的方式則是以視覺為主題搭配主角重點式的旁白來讓觀眾直接進入2045年的底特律以及「綠洲」。
後續主要場景在運鏡手法上,不管是從縱觀全景連接至中景甚至是近景,都以十分自然的方式引導觀眾的主視線,而在主視線之外的各種彩蛋也幾乎都是經過精密計算的配置。而這樣慎密的畫面呈現,即使是在混亂或是節奏快速場景裡使用長鏡頭,卻不易讓觀眾有失去視覺重心或是過於混亂的情況,相反的觀眾能十分清楚的在了解故事主線同時又有餘力去撇見較明顯的彩蛋,而這樣無壓力的觀影體驗使觀眾在重覆挖掘彩蛋時保持樂趣又不覺得疲憊。

 

虛實交錯及意有所指”

電玩遊戲之所以迷人除了遊戲本身以外,不同時代遊戲玩家間的社交互動及演進也是十分有趣且重要的一環,《一級玩家》也十分巧妙的將現實中的玩家互動安插在劇情內,從大型機台的成績爬榜及高手崇拜、好友間口耳相傳的破關密技、網路人妖、公頻嗆聲、課金VIP、模組修改以及近幾年流行的live stream等等都在電影中重現。

除了社群行為以外,片中不少事件也對現實生活意有所指,例如反派創線企在電影裡的行為,其實早已一點一滴的發生在現實生活中,如史諾登事件及最近沸沸揚揚的FB&劍橋分析事件。而綠洲的創始人哈樂黛本身的際遇也與多位現代網路發展的重要人士有多處重疊,如Steve Jobs、Aaron Swartz等,除了警世外也不免有一絲陰謀論的氣息存在。

 第四公民:史諾登事件紀錄片【第四公民:史諾登事件紀錄片 Friday影音線上看】

網際網路之子

【NETFLIX 網際網路之子:亞倫史瓦茨的故事】

 

值得玩味的彩蛋學反思”

豐富的「彩蛋」無疑是《一級玩家》裡最受觀眾矚目的焦點。
遊戲界的彩蛋存在已久,近年來玩得最出色的筆者認為非Metal Gear Solid系列的製作人小島秀夫莫屬。而在影視圈裡,漫威超級英雄電影絕對是將「彩蛋學」發揚光大的功臣。

打從最初釋出的預告片裡各種藏在畫面裡的人物及載具便受到一眾玩家的熱議,同時真正隱藏在預告裡的ARG(Alternate Reality Games, 擴增實境遊戲)也引發了另一群玩家尋找隱藏在現實生活裡的電影彩蛋,ARG本身的設計也十分精妙,甚至每道謎題及解答也都是彩蛋裡藏著彩蛋。而電影上映當天各種社交網路及論壇的《一級玩家》的討論幾乎海嘯式洗版的方式充斥,「找彩蛋」這件事從原本專屬於狂熱者的秘密活動瞬間變成了全民運動,每個人及媒體開始爭相比較誰找到的彩蛋最多,從最初的120個截至目前上映兩週為止,已經出現最高聲稱找到400個以上的「彩蛋」,似乎人人都想成為電影裡的「獵蛋者Gunters」及「彩蛋學者」。

當然有不少觀眾批評《一級玩家》去除了彩蛋後本身劇情相當貧乏,但筆者認為本片無法單純的將彩蛋與劇本分割。因彩蛋最初的存在目的僅是狂熱粉絲之間某種秘而不宣的致敬樂趣,但《一級玩家》卻反客為主,不僅畫面滿佈彩蛋,社群行銷圍繞著彩蛋,甚至連劇情裡遊戲玩家的目的也是尋找「彩蛋」,上述的一切操作雖然圍繞著彩蛋卻刻意違反彩蛋初衷「做為一種額外附加的樂趣,而非成為一道門檻」。於是十分諷刺的電影裡的「獵蛋者」及「彩蛋學者」們,為了尋找彩蛋進而去了解及挖掘彩蛋的情節幾乎在現實生活中重現,虛構變成了現實。

一級玩家電影致敬海報【《一級玩家》致敬經典電影海報】

 

一級玩家ARG官方網站【一級玩家ARG官方網站 http://www.jointhequest.io/】


【延伸閱讀:無論看過多少次《一級玩家》,這個終極彩蛋你絕對沒有發現-buzzorange】

【延伸閱讀:《一級玩家》電影版共有 400 多個彩蛋和致敬!!你全都有找出來嗎?-geek base】

 

生活經驗的落差及去「作者化?」”

身為第七藝術的「電影」及第八藝術的「遊戲」也如同其他藝術形式,在當代作品的呈現手法上也是隨時代累積而來,更不要說兩者間的發展過程相互影響甚鉅。筆者認為《一級玩家》是史匹柏用其擅長(也最風光)的80年代敍事手法,來包裝80年代的經典次文化作品的少年科幻冒險,雖然打著懷舊的皮,但本片其實從骨子裡就是科幻版的《大魔域,The Never ending Story, 1984》《七寶奇謀,The Goonies,1985》。所以《一級玩家》其實是一部生在2018年的1985年電影,因此若是用2000年後的觀影標準自然會有所落差,但對於90後出生的觀眾來說這其實並無對錯高低,只是純粹人生體驗不同罷了。正如要求2000年後的孩子去評斷任天堂時期的遊戲,也會有一樣的結果,畢竟這段時間的事物並不屬於他們。

 

總的來說《一級玩家》是一部不錯但還可以更好的電影!它單純的故事搭配將近40年以上大量的娛樂次文化符號,透過史蒂芬史匹柏用他在80~90年代間最擅長的冒險奇譚敍事方式,讓本作不止看起來懷舊,甚至根本就是一部生在2018年的1985年電影。又或者說《一級玩家》呈現出來的更像是一片8bit的遊戲,一片講述遊戲及次文化的遊戲,一片簡單卻用心而且樂趣十足的遊戲。雖然有著人物邏輯的缺失和當代相比相對單薄的劇本,倘若是不去計較這些史匹柏式冒險電影的缺失的話,本片仍舊是精彩有趣,而且意外的有深度討論及玩味的空間。真的要說筆者不喜歡的地方,仍然是史匹柏式的正能量政治正確宣教,沒了或許會更好,但沒了就真的不是史匹柏了!


【一級玩家電影預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