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命帶追逐 》(含劇透)輕巧幽默 餘韻濃厚 引人入勝!

命帶追逐(Mirror Image)

導演&編劇:蕭雅全
監製:侯孝賢
主演:李俊桀、范筱梵、王沛萁
配樂:侯志堅

 

《 命帶追逐 》一部十八年前的電影,2000年曾獲台北電影節百萬首獎但同年的金馬獎卻全數落馬(見註1.),雖然隔年入圍坎城影展但2002年如船過無痕般僅兩週的戲院映期讓這部片就這麼消失在茫茫影海中,若非蕭亞全導演的新作《 范保德 》即將上映,我想可能很多觀眾(包括我)這輩子很可能就會這麼錯過了這部這麼奇趣的電影,或許這就是「命」吧。「該是你的就會是你的」。

故事講述家裡經營當鋪的男主角東清,因為三個月前該左轉時卻選擇右轉而摔車因此失去了右手掌大部份的掌紋,也因此與熱衷手相的女護士EIKO相戀,而後又在父親住院期間代管當鋪而結識了女客「曉得了」。三人在這段關係裡各自追尋著屬於自己命運的那條正確的「線」。

《 命帶追逐 》總片長僅有75分鐘十分的輕巧,卻沒有因此限制住故事本身能夠帶出的格局,並且十分巧妙的僅用進出當鋪的「典當」與「贖回」簡單明嘹的說明了命運及世事的無常。

東清失去了右手掌紋以為自己的命運從此能夠「無限」,卻也因為手中「無線」的因緣巧合而結識了EIKO,無線成為牽起兩人的紅「線」。而熱衷手相的EIKO則是試圖靠著掌紋抓住命運的任何一角,妄想靠著解讀「有線」突破「有限」卻在不知覺中使得自己的命運變得「有限」,即便得到了東清的掌紋卻怎麼也看不出東清與女客「曉得了」在背地裡偷來暗去。

原本行事謹慎的東清因為替父親代管當管當鋪進而結識「曉得了」,兩人合作靠著在捷運內與站務員上演你追我跑的同時販賣流當品,試著打破已知框架下的「有限」命運,但他們是否真的就此打破的眼下的框架(當鋪)亦或是變相的將自己關入了更小的框架(公廁)?而流當品象徵的若是某種具象化的失敗,「曉得了」藉由拋售失敗或者更準確的說排拒眼下已發生的失敗(兄長),以及自己所害怕的正在發生的失敗(求職不順),以期望突破框架翻轉命運,但她與東清的關係畢竟是檯面下,而東清也只是為父親代管當鋪,「曉得了」只曉得眼下卻仍然無法曉得外在環境的命運如何影響者他。更不要說那些流當品其實是由EIKO與東清共同整理的。

故事三人關係交錯卻不複雜,主題統一環繞著「命運」與「追逐」。不時出現的王家衛式不帶感情的角色自述口白,讓角色從看似全知的角度來看待事件,自以為掌握全局實則不然。再搭配上各種不時穿插的文字圖卡(例如:捷運守則、星座等等),使得全片看起來輕鬆有趣,同時戲謔感十足。也正好反應了1998~2000年的台灣社會景象,我們先後歷經捷運陸續開通、精省、911大地震以及第一次政黨輪替,我們抗拒已成事實的失敗並期望更好的未來的同時也努力爭扎著,但命運會把我們帶往那個方向其實誰也不曉得,而這點即便放到2018年的現代也仍舊一樣。

《 命帶追逐 》雖然本身受限於預算使得其拍攝格局有所限縮,但卻沒有因此限制住故事的格局以及創意巧思。故事輕薄短小、幽默戲謔卻又餘韻濃厚,絕對是必看等級的國片。如同英文片名”Mirror Image”,電影本身昭示了一種命運的可能性,對於命運我們能做的似乎只能是隨波逐流卻又不甘於隨波逐流,如同片中三位角色,追逐著「愛情」的EIKO,追逐著「成功」(或說自失敗的命運中逃脫)的「曉得了」,追逐著「無限」(自拘束中逃脫)的清,而東清原本在片中最後一句被剪掉的台詞「我命帶追逐」,但云云眾生我們誰又不是命帶追逐。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ack to Top